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美育之窗 >> 正文

新法书谭
  2014-5-29 9:44:00   浏览次 作者:

    编者按:《中国书画》(国家级艺术类核心期刊)2014年第5期以《新法书谭》为题,用6个版面深度介绍了赵新法的书法艺术,现将原文及所刊图片予以转载,以飨读者。
 
 
新 法 书 谭
 
◊ 蝶 公
 

 

    赵新法,现为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山东省教育书法家协会副主席、中小学书法教育委员会主任(兼),淄博市书法家协会顾问,高级编辑,烟台大学兼职教授。作品多次在媒体刊发或参加全省、全国性书法展并获奖。被山东省书协表彰为“山东省德艺双馨优秀书法工作者”。

 
    黄宾虹先生曾经深有体会地说,作为艺术家,一生要有几次在不同地域居住的经历。这种居住,不是短时间走马观花式的游览和逗留,而是几年甚至更长时间在某地的生活。如是,方能深切的感受到不同地域的风物、接受不同地域文化的熏染,也才是“行万里路”的本真含义。他甚至也做出过决绝的判断,一个一生都没走出过家门、远离故土在不同的地方居住过的人,是绝对不可能成为真正的艺术家的。当然,他的判断确实有些绝对了,比如西哲康德就一生都没有离开过自己生活的小镇。但,那也毕竟是少数。应该知道,他的话还是颇有道理的,也是值得我们每一位从事艺术创作的人深思和借鉴的。
 

赵新法   隶书教学相长  69cm×69cm  纸本  2012年


    对于当下不少的书法创作者来说,有一个问题是很少被谈论到的。即生活在当下时代的我们,究竟为什么而从事书法艺术创作、应该在一种什么样的状态中展开我们创作?之所以没有太多的人愿意讨论这样的问题,或许,是他们以为自己已经早已解决了这些问题。因为,对当下太多的书法艺术创造者而言,以参展、鬻字以至升官发财为目的的创作早已经是由习惯而自然了,由此我们看到了当下时代书法创作的专业化、书法家的职业化,确实为当下书法艺术的发展发挥了很多积极的作用,但也确实促生了不少新问题。那么,专业化、职业化的出现,大概也只得以功过参半来论定。对书法史略有了解的人都会知道,几千年书法艺术的璀璨其实并不是在专业化、职业化的状态中被创造的,相反那些堪称大师的书写者往往是在他们闲暇中、在他们的漫不经心中、在他们的逸笔草草中成就着他们自己 ,也成就了一个艺术门类的历史、一个民族文化的历史。也就是说,与当下书法艺术的专业化、职业化不同的是,以往的书法历史是在书写者的业余中创造的。而在赵新法的书法创作中,我们看到的也正是这样的一种创作状态。大约,赵新法在他挥毫泼墨的时候,很可能并不是能否跻身某一展览或者能否与某某画廊画商签约。
 

赵新法   草书李白诗  53cm×334cm  纸本  2013年

 

赵新法   草书李白诗(局部)

 

    对于赵新法来说,书法艺术纯然是他在工作之余、公务之余的一种喜好、一种寄托甚至也会是一种修炼和守望。平心而论,我是特别欣赏这样一种创作状态的。而以我的欣赏经验,在这样一种状态中的书写也是特别值得品味的。我想,赵新法的这一种创作状态,是最接近书法艺术本身的。毕竟,书法不同于绘画、雕塑等其他的艺术门类,那样的一些艺术创作是需要筹划与经营的,而书法不是,书法需要的恰恰是闲适、是书写者的释怀。而我也知道,这样的一种状态对于当下我们每一位为生计奔波的人来讲,往往会是一种难以释怀的奢望。而赵新法是幸运的,也是幸福的。在赵新法的创作中,我感受到了他对于闲适与悠然的珍爱,而我也似乎能感觉到,他更希望能通过自己的创作将这样的一种闲适与悠然传递给每一位观者,让每一位观者分享他的闲适与悠然、祝愿每一位观者都能拥有生命中不可多得的闲适与悠然。
 

 

赵新法   草书王安石诗  138cm×69cm  纸本

 

    即便是在行文的过程中,我也一直在怀疑,用艺术、创作、风格等等这样的一些概念和词汇来描述赵新法的创作是否合适。因为我知道,这些并不是我们本土文化传统中固有的,它们的存在,自清末的西学东渐算起不过百余年,用它们作为一种范式、一种标准来界定书法的可能性与合法性都是值得讨论的。并且,这种讨论到目前为止尚未有任何有价值的定论,虽然也有不少的创作者、研究者早已在他们的著述与谈论中将之运用到了驾轻就熟的程度。但我坚持认为,对于这些问题的讨论依然是必要的,约定俗成的见解未必就是真理。在这些问题没有得到很好的解决之前,讨论书法的时候,那些舶来的概念与词汇还是少用为妙,即便是运用,也要明了当我们运用那些概念与词汇的时候已经不限于它们在其原有语境中的内涵了,很可能我们只是在借用一个现代意义上的词汇来表述文化传统中固有的意义与内涵。在赵新法的书写中,我能够感觉到他对于这些词汇、概念在不同程度上的拒绝与排斥。我想,他并没有把书法作为一种现代学科意义上的艺术门类来对待、也没有将表现一种艺术思想或美学观念而进行的风格创造作为终极追求,对于他来说,书法即是书写。书写作为一种行为,与生命是同构的,古人谓书如其人,说的就是这个意思。
 

赵新法   草书辛弃疾词  96cm×178cm  纸本

 
    在书写的过程中,一个人的心性、品位、涵养等等生命状态和灵魂状态都会自然而然地在笔迹的流走中显现自身,或者是释放、或者是宣泄、或者是独自地徜徉、或者是寂寞地吟唱,但从中看到的都会是书写者最为真实的生命状态的呈现。无怪乎孙虔礼会说书能“达其性情,形其哀乐”,又说“取会风骚之意,本乎天地之心”,他想说的是,书法或者说书写行为,是距离生命本身最近的,通过它便可以时时观照到我们自己,这个时候的自己是最为真实的。赵新法示人的作品多为行草书,由“二王”一路行草绵延而来,笔随心走、势由境生,没有太多的刻意也没有太多的牵强,款款写去,怡然自得。对于草书,米芾曾经下过断语:“草书若不入晋人格,辄徒成下品。”我们暂且不讨论是否只有晋人草书才能入上品或者中品。从米芾这言论中可知,草书品格是有高下之分的。赵新法的草书作品从形质和韵味上看,可以概括为“方圆肥瘦适中,锋藏画劲,气清韵古,老而不俗”。这不仅仅体现在他对书写技法的要求,也有书法格调的要求。在技法这个层面,要求方笔、圆笔相结合,写出的点画线条要肥瘦适中,而且在用笔时要学会藏锋用笔,以中锋行笔,在用笔的发力方面要求做到点画遒劲有力。除技法这个层面的要求外,在书法审美方面达到“气清韵古,老而不俗”的标准是颇为不易的。“气清韵古”是指书法的气息、风格要清静、冲和,气韵要不同凡响,能够超尘脱俗。“老而不俗”是指在具体的书法中,则主要表现为点画具有老辣、苍老之气力,但是又不能带有俗气。细察赵新法的草书,可以感受到他对书写技能和书法格调的准确把握。书法形体,特别是草书的格调又决定于书法的线质和用笔。而决定书法线质高低的是用笔,而决定用笔的则是书家本人对书法审美境界的理解和对笔法的领悟。赵新法在经年累月的笔法演练中,在很好地解决草书字法的基础上,显然对草书的笔法意趣有了更深的体悟。“出新意于法度之外,寄妙理于豪放之中”,在娴熟地用草书表达他的审美追求和人生意趣的同时,草书也成为他仰观俯察,取诸怀抱的一种凭籍。在蕴积中表现豪放,在豪放的书写中,领悟草书创作的精神自由。我想这对于书写的享受者来说就足够了,看似随意尽兴的书写,其实遵循的都是字法的谨严和对草书法度。在此之上,让人感受到的正是借助草书这种书体表达率性、散漫的自由追求。何况,在我们的文化传统中早就有得鱼忘筌、得意忘形的古训。殊不知,这也恰恰是当下大多数书法创作者所最为缺乏的,也是当下生活中的每一个人所缺乏的,我们往往学到了知识而放弃了智慧、得到了理性之光而摒弃了信仰之光,在某种程度上,这是我们最大的迷失。还好,如赵新法这样的一些书写者还是清醒着的,他们以他们的书写警示我们大家,作为一个人要做到时刻看见自己、观照自己,否则自我的迷失是必然的结果。迷失者,依然众多。有时候我会在想,书法在当下这样的一个时代能够有什么样的文化担当?书写者又应该担负起什么样的文化使命?结论大约就在这里了,以书写的方式,与自己照面。
 

赵新法   草书唐人诗句  69cm×137cm  纸本

  

    任何的解说与阐述,终将都是偏颇的。往往,我们也只是在与他们的面对面中自言自语。通过赵新法以及他的书写,我得以满足了自己又一次的信马由缰。所以,我得感谢他。其实,我和他在某种程度上也是共同之处的,我指的是我们所朝向的目的地。不同的只是,他依靠的是书写的过程,而我离不开的是思维的过程。
  

赵新法   草书红雨青山七言联  138cm×35cm  纸本  2013年

 

赵新法   草书韦应物诗  138cm×69cm  纸本  2012年

 


   




信息搜索
通讯地址:淄博市张店区联通路202号 邮政编码:255030
Copyright 2007 - 2008 www.herve-legercom.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淄博市教育局 版权所有